越是在乎,越是失落

得失心,會使你自卑、使你難過。越是在乎想要,越是得不到,然後越是失落。

如果親情是冷落、如果愛情的終點是親情,我該怎麼做,才能看見自己、愛自己?

多少人迷失在得不到的世界裡,他們選擇自殘想得到對方的注意。也許一開始會很有效,可是久了就會開始麻痺、然後放棄你。割手腕留下的痕跡、燒炭留下的味道、吞藥留下的後遺症,都是為了得到對方的一絲絲在意。可是這些人,最後都有如願以償嗎?傷的是自己,痛的也是自己,別人也會怪你給他造成了麻煩。是否曾想過,能讓你變得越來越差的人,能好到哪裡,又多值得你去珍惜。你離開這個世界了,不過就成為他記憶中的一部分,他依然如常。而你,依然一無所有。

當空閒的時間越多、當你的悲傷故事聽越多、當別人的建議越多,你的路也會出現越多分岔,太多的看不清、迷茫的終點,誰能給你答案?只能埋頭繼續走、不受人潮的推擠,哪一天回頭看了,也許心裡就會有答案。無論好壞,都是構成生命的一部分。

如果會失去,就珍惜現在;如果會難過,就苦中作樂;如果很想要,就獨立自己。

愛自己,別人才會愛你⋯

廣告

生命多渺小

生命是多麼渺小,渺小到在面對死亡時,也無力反抗。無力說出拒絕,只能任人擺佈。

忙碌的小夜班,準備肝移植的阿姨,一直處於低體溫和低血壓的狀況,不禁想起朋友的媽媽,不甚唏噓。不知道她能不能度過這次的難關。

乾裂的嘴唇、填滿污垢的牙齒、黃褐色的皮膚和眼睛。幫你沾濕嘴唇,洗掉脫皮的嘴唇,試著摳掉你的牙垢,想至少減輕你的痛苦,但無力的呻吟聲告訴我好像也於事無補。身上多處的管路,在打升壓劑、輸血、接烤燈、用溫熱毯,還是升不起的體溫和血壓,仿佛離死亡越來越接近。阿姨早已和兒子說過不要急救,想要好好地離開,他們也同意了,拒絕也是尊重。平靜地讓你離開,也是一種愛。

你在我的班內狀況開始變差,在我快下班時離開,我想這也是我們的緣分吧,願我多多少少的幫忙,可以減輕你一絲絲的不適,少留下不快的回憶。

急診來了很多人,也躺著出去很多魂,多少的生命在隕落,也是痛苦的解脫。我知道相聚必會離開,不知道哪天我也成為其中的主角或配角,是否也能如此平靜面對,一切安好,是我一直的願望。可是人生哪能沒有起伏,感受過痛苦,才知道快樂有多珍貴。

煙花的珍貴之處在於綻放即是墜落,流星的動人之處在於隕落卻是盛開。

請勇敢前行

其實早就知道,護理界學長學姐制很重

其實早就知道,一個月內出現三班的花花班很正常

其實早就知道,每個月都要做一次的清潔工作和技術考要習以為常

既然早就知道,為何還要為此難過和生氣?連續幾天睡不夠,一個星期內經歷了大夜班轉白班又轉小夜班再轉大夜班。生活作息已經亂的三餐不正,久違的胃痛又再發作,在家屬和病人面前也不能流露出任何的不適表情,時間還是在流走,工作還是要繼續,累了就睡。不斷抱怨、暴躁的脾氣牽連了身邊的人,成了自己最不想成為的人。

還記得初到台灣時,林爸爸說:“你確定你可以嗎?”當時聽到的我是多麼的生氣,你憑什麼多年不見,一開口說話就說我不行。如今,在台灣也待了快五年了,很多的不適應也已不再。一路跌跌撞撞,很多看不起的聲音已漸漸被拋在身後。如今,當大家都在支持著我的時候,我卻被自己打敗了。

越是困境,收穫越多。在懵懵懂懂的半年裡,拿了ACLS和ETTC的證書、從拿針會抖到兩分鐘內可以on好20#靜脈針、看到一直閃紅的order不再慌張。其實身邊還是有很多一直在不斷學習的學姐,請和他們好好學習,不要再一次,又為了早知道的事情生氣。親愛的,不要看那些不斷抱怨的人,抱持著正能量,才能勇敢前行。

只有自己才能改正自己的缺點,向過去道謝,向未來前進,愿自己身邊隨時有鏡子讓自己反省…..

呵呵的大夜班

偶爾也想來記錄工作上遇到的事情。自己也默默地在中國醫上了6個月的班,依稀還記得那一直在哭的三個月,好像已經離好遠了。哭過的心,如今鍍上了很多能力,可以在即使很害怕的情況下,找到出口。

昨天是第三天上的大夜班,晚上的外科區,一位醫師看診、一位專科護理師處理傷口、一位護理師處理線上病人的出院、給藥、抽血、家屬及病人的情緒。對於一個只有半年資歷的我來說,單單卡在抽不到血這一關,就快花掉我將近20分鐘的時間。此時等待出院及給藥的病人不斷增加,我卻無法分身去處理他們。心裡的焦急愈來愈明顯,趕快喊來學姐救命。

速速將病人送出院、給完藥後,才想舒口氣。不遠處傳來一聲,“小姐,我要下來!”。一個騎機車自撞電線桿的阿姨,約40歲,戶籍戶口只有她一個人。這代表什麼呢?

沒有家屬和朋友,你要全心全意地照顧她一個人!!!

阿姨的頭撞出血,左耳還隱隱約約沿著脖子流了一道血下來。單單腦出血,身上的多處擦傷根本不值一提。那些看不到的傷口,更加讓人感到害怕,而下床就是最大的風險,根本不知道腦出血的情形會不會加重,或是隨時倒下。還要服侍她尿尿、喝水,將她拔下的生理監視器不斷地重複安裝回她的身上。
“阿姨,你腦出血,不能下床,你可以坐在床上好嗎?”

“不要,我可以下床,你幫我把這些線(生理監視器)拆掉!你們看到的只是表面的傷口,你們不能限制我的自由,神愛世人,耶穌基督會保佑你!”

多次安撫後,阿姨趁大家在交班的時候,自己將軟針拔掉,走下床。“你看,誰說我不能下床,我可以,還走得很好!”看到好不容易打上的軟針被拔掉,理智線也“啪”地一聲斷掉了。呵呵,小惡魔跳出來了。忍住!我不斷地告訴自己。在學姐和警衛的攔阻下,阿姨還是執意地離開了。下一次看到她,應該是躺著被送進來了。不過心裡還是鬆了一口氣。

你以為只有她一個神經病嗎?No!再隔了幾床,還有一個喝醉酒,不省人事的大叔,只要他可以下床就可以出院了。可是他嘴上說著要回家,卻不願意自己下床走路。他大吼的聲音,也嚇到了旁邊車禍進來的年輕女性。可是因為沒有暴力行為,我們也不能做些什麼。

不過慶幸的是,我終於熬過下班了,雖然對不起準備上班的學姐。可是這個一堆家暴、性侵、車禍、很多神經病的夜晚終於結束了。今天算不算安全下班呢?我也不知道。阿姨的歸來會為我帶來答案,但我一點都不想知道。

林思嫻,你很棒了,你很努力地把事情做好!只是你的能力真的不足,趕快將on IV的技術練起來,自己將自己的場子Hold住。這個夜晚是要讓你看到你的不足,好好思考怎麼將流程走順、安排優先順序。要訓練自己一個人也能把事情做好。加油,親愛的!

路還很長,好好踏穩前進!祝一路安好!

男人和女人

男人與女人,想的都不一樣:

男人覺得,我努力工作賺錢,把我可以給你的,都給你們了,這是我對你、對家庭的愛。

女人覺得,我因為工作,對我缺少了關心,也忽視我的感受,沒有你的陪伴,就不是愛。

 

今天看到一句話,婚姻不是保存愛情的容器。步入婚姻後,愛情會有所改變,可能變成親情、也可能變成習慣。但不管變成什麼樣,愛情都是需要一直被維持的。兩個人,總有一方比較主動,一方比較被動。可是一個人主動久了,得不到回應,就會覺得累,而選擇放棄。

 

以上都是兩個二十年老夫老妻的感受。

其實,兩個人都是自私的,沒有看到對方對自己的好。只因為生活平淡,忘了一開始的彼此,選擇一個傷了對方又傷了自己的方式,互相折磨。有人說,不要對未來想的太好,也不要對現在想的太壞。

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另一半的模型,然後以這個模型為母體,從生活中找到相似的另一半。以前愛上這樣的男人,以後也會愛上同樣類型的男人。今天的離開,是為了跳出這個不開心的婚姻。可是離開了,步入下一個婚姻,也會再重複一樣的事情。那,離婚真的會讓自己更快樂嗎?

生活中總會出現許多難題,可是一旦度過了,事情一定會變得更好。就像一開始剛步入職場一樣, 學姐多麼不好、病人和家屬怎麼看都討厭,度日如年。可是一旦過了心裡的那一關,一切都會變的很好,尊重每個想活著的人,看到了每個生命的頑強和隕落,還有為了每個生命在努力的大家,自己的付出也得到了精神上的回饋。

當問題來了,不要逃避,找到了勇氣,再勇敢前行。百百種問題,答案都只有一個。願我能敞開明亮的心,好好珍惜在我生命中出現的你,學會付出,是我下一個挑戰。

且行且珍惜……

室友的禮物

“對我來說,每種愛都是一樣的愛”,亮亮說。

一直堅信著,最美好的愛,就是始終如一,沒有大風大浪,也不平淡如水。生活中的一些小驚喜,總能讓友情持續升溫,就如一開始即使沒有特別喜歡對方的我們,今天也能成為分不開的室友。

畢業感覺已經離我有點遙遠,但是當初記錄下來的每個瞬間,總是能在腦海里回播。影片裡的每個人都是在我的生命中佔了不可替代的位置,完整了我的故事。

謝謝室友忍受了我很長一段時間的低潮期,帶著很多的負能量回家,一百種問題都只有一個答案,讓我可以很快地找到自己能把握的那條線,不再搖擺。

路還很長,莫忘初心,時時刻刻帶著感恩的心,一路往前走…….

 

堅持這條路

堅持這條路,真的好難走。

剛步入職場不到三個月,我的眼淚、委屈、後悔就佔了這三個月的三分之二,剩下的三分之一則是不敢想太多,默默地過。

“林思嫻,你到底在幹什麼?”、“我說過幾次了?”很多責難的聲音讓我開始害怕犯錯,看不到太陽的每一天,讓我不斷反思,這真的是我以後每天都要過的生活嗎?而我,真的適合這裡嗎?心裡有太多不同的聲音告訴我,一個告訴我:趕快離開、你一點也不快樂,人生還有很多不同的路可以走;一個告訴我:再忍一忍、你現在走了,你以後怎麼看待現在的自己?

在大學四年,工作就一直是我很期待的生活,可以賺錢、遇到很多不同的故事、感受生活帶給我的火花。可是當我身在其中,我竟然感到害怕、而且後悔,懷疑自己是不是選擇錯了。思亮是個充滿正能量的室友,她一直告訴我:在選擇前,你可以考慮再三,想象無數種可能,可是只要選擇了,就絕對不要後悔,咬著牙關也要走下去。這些話我都聽得懂,可是真的很難走…….

我知道,我已經陷在憂鬱的情緒里無法自拔。我看到生病的人會生氣,生氣他們為什麼要讓自己生病?是不是很搞笑,醫院本來就是讓生病的人來的地方,我卻因為理所當然的事情而生氣。我也生氣自己,為什麼那麼沒有能力,每件事都沒辦法做好。可是犯錯對於新人來說,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。生氣這件事情後面帶來的其實是難過,難過什麼事情都無法掌握,所有事情都脫軌,我甚至看到以前最喜歡的鞋子髒了也不想洗乾淨,覺得那雙鞋好像在反映自己的內心,其實也破舊不堪。

那天,和我一起開始起跑的戰友脫軌了,她在脫軌前跑到起點拜託小喬老師好好照顧我,她怕剩我一個人,我會堅持不下去。小喬老師也守信地關心了我,當時的我也很奇怪,我說:老師,我知道我現在會難過,是因為我心態不對,而我現在也在努力改變自己的心態,也請小喬老師不要太擔心我。在說完這些話後,我才發現,原來我早已發現問題在哪裡,之前的我無力改變,可隨著時間的前進,我默默地擁有了解開這個鎖的能力。

再突然回頭看,那短短的兩個月過得好漫長,好像已經過了兩年,我剪去的長髮也留在起點,那麼遠的距離讓它只成為了一個小點。過去多麼在意的事情,在被解決後,竟然不再是問題,我放過了自己,也慶幸自己沒有離開。否則,我該如何看待跨不過的自己?

堅持這條真的很難走,我不知道這條路是不是對的,也不知道我能堅持多久。對目前的自己唯一期許:平安上班、平安下班。

愿一切安好…….